[DC][丑哈]马戏团、小丑,还有花

·Summray:8岁的哈琳·奎泽尔在看马戏途中溜去了后台,遇见了少年时期(还没长歪)的小丑……

·Warning:古早人设,剧情狗血,逻辑硬伤,OOC严重_(:з」∠)_

·这篇真心甜得在下牙疼,祝各位食用愉快XD~

###

哈琳·奎泽尔人生中第一次去看马戏表演是在她八岁生日的当天。那时父母关注的焦点全在她刚出生不久的小妹妹身上,以致于哈莉所有的卖萌都落了空。一次又一次拉着爸爸或是妈妈的衣角撒娇地问东问西然后一次又一次被忽略,哈琳最终失去了继续看棕熊踩皮球猴子跳踢踏舞的兴趣,沮丧地问妈妈她能不能出去给自己买个甜筒。

“什么?哦,当然可以我的甜心。别走太远,买了就回来,知道了吗?”

奎泽尔夫人终于回过头看向自家懂事早慧的长女,感到十分愧疚。她歉意地笑着揉了揉哈琳的脑袋,往小女孩连衣裙的口袋里塞了一张五美元的纸币,然后点着她的鼻尖,认真叮咛。

温顺地应了声“好”,实际全然没有外表乖巧的哈琳心里丝毫不想这么做——拜托,这可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看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书,她早就有打算推开新世界的大门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她想把魔术师先生的帽子从里到外翻出来,看看里面究竟藏了多少只爱抽烟的兔子;她还想去采访一下天天泡在水缸里的人鱼小姐,问她认不认识那条为爱情变成泡沫的小美人鱼……总之,在众人公认的哈琳·小天使·奎泽尔眼中,全世界都生活在童话故事里,她很难想象还有许多人,过得一点也不幸福。

于是活泼的哈琳小姑娘捏着一支草莓冰淇淋就光明正大地潜入了马戏团后台、踮着脚在演员生活区窜来窜去。她经过了几个拉着帘子的小帐篷,但没敢进去,只在附近溜溜达达地围观了一下马戏团表演用的各种道具。她开开心心地舔着冰淇淋四处闲逛,忽然瞄到一个缩在黑暗的角落中、穿着小丑妆还未覆上油彩的年轻男人。

少年长得不错,就是太过清瘦,脸也有些长。但这些都不影响年幼的哈琳简单粗暴地把他归入“好看”一类、好感度爆棚。

哈琳站在不远处好奇地盯着他,一边吸溜滴到手上的奶油。年轻男人没精打采地垂着头,直勾勾地凝视着脚边的绿色爆炸头假发。从哈琳的角度,她并不能看清楚少年脸上的表情,可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周身失落的低气压,如同希区柯克故事里讨厌的红眼睛乌鸦一般盘旋着,挥之不去。

在偶遇这个男人之前,哈琳从未见过身边有人如此悲伤,悲伤得让一直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她都有点难过了。隔着衣服攥紧口袋里的几枚找零,哈琳决定给他买一个青苹果味的双球甜筒抚慰他受伤的小心灵——因为她下意识认为绿色会和他很搭……对了,还有葡萄的紫色。

.

机械地眨了眨眼睛,视线中的绿毛猛然被一个快要融化的冰淇淋所取代,少年顿时惊讶得目瞪口呆。他呆滞地抬起眼帘,空洞目光落在一个宛如公主的可爱萝莉脸上。小姑娘甜甜的笑容,点亮了这个狭小昏暗的储物间。

婴儿肥的小脸两侧垂着扎成双马尾的柔软金发,托在浓密眼睫中的宝石蓝眸流露出极其真挚的关切。少年一时有些无所适从。他愣愣地接过那只浅绿色的双球甜筒,条件反射地道了声谢。

“不用谢!小丑先生您好,我叫哈琳·奎泽尔~(·▽·)/”

哈琳自来熟地凑到少年身边坐下,晃荡着两条碰不着地面的小短腿欢快地自我介绍。

“今天有你的节目吗小丑先生?我没有在节目单上看到你(・ε・●)”

“本来是有的。”少年勉强扯起一个笑,僵硬的肌肉曲解了这个理应传达喜悦的神采,竟然显出几分狰狞,“但是团长说我的节目越来越不好笑,观众们不会喜欢,就……取消了。”

“这就是你不开心的原因吗?”哈琳似乎很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感受,软软的小手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脸,轻声安慰,“我能看出来,小丑先生您非常热爱这份工作。而我认为,只要有心,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请您不要着急!ヽ(^。^)ノ”

——啊,这真是……

少年扭头看她,深陷于眼窝的明亮双眼仿佛在燃烧,似要将这个单纯女孩的容貌深深刻在脑回路中,永世不忘。

——距离上一个人这么毫无保留地关心过自己,已经多久了?

他的父亲是个只会酗酒和家暴的渣滓,而他的母亲则是个逆来顺受的胆小鬼,在他每次忍无可忍试图反抗的时候,哀哀哭泣着求他不要和那个男人较真。

结果呢?结果他的母亲死了,死于一次殴打导致的脾脏破裂。

因此他的生父只能把双份的怒气发泄在他身上,甚至把整个家庭的烂摊子扔给了他。每当他挨了一顿打、辛苦赚来的薪水被悉数搜刮走的时候,他瘫在地上咬牙切齿地思忖,为什么自己还不能鼓起勇气,用一把剃肉刀结束这种地狱的生活

“……(。・д・。)小丑先生?”

他出神了太久,感到不安的小姑娘忍不住喊了他一声。

“我……我的名字是‘杰克’。请叫我杰克。”

少年如梦初醒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眉峰间攒积的压力徐徐消失,让他有心情重拾一个小丑逗趣的老本行,尽可能地回报这个天使的恩泽。

从小姑娘的头发里变出一张粉红的卡纸,修长灵巧的手指三下两下叠出一朵精美的茉莉,少年单膝跪地奉上这朵纸花,低声承诺,“谢谢你,哈琳,请用这茉莉记住我。等到下一次再见,我会给你一支真正的花朵。”

……

“医生?医生?……奎泽尔医生!!!”

耳边猛地炸开一声气急了的呼唤,刚上任阿卡汉姆疯人院主任医师半月的哈琳·奎泽尔吃了一惊,立刻从遥远的回忆中醒转过来。她朝自己的助理歉意笑了笑,手指仍旧摩挲着那朵充当书签的夹扁了的纸茉莉。

将近二十年的时光脆弱了纸页、雕琢了细节,这朵栩栩如生的茉莉还是她当年拿到时的精致美丽。此后她再没见过那个叫做“杰克”的敬业的小丑,久而久之连他留下的印象都要彻底忘却,眼下却兀地想了起来,难道是因为即将接手治疗“那个”小丑——哥谭市的犯罪王子、混乱的代理人——的兴奋激动之情,刺激大脑某处储存这段记忆的区域吗?

使劲按了按酸胀的太阳穴,哈琳告诫自己眼下情况特殊,不能继续胡思乱想。

她抄起笔记本,示意助理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哈琳走进那个哥谭市人人谈之色变的疯子的软壁牢房时,先前一直不屑与他们交流的男人忽然抬起头,神经质地舔着鲜红嘴唇与淋漓伤口发出吃吃怪笑。

他把铐住的双手放到桌子上,经过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变出一朵新鲜的茉莉、芬芳馥郁。

“Surprise,奎泽尔医生。”

紧盯着哈琳·奎泽尔因震惊而瞪大的双眼,他轻声道。

“我已经实现了我的诺言。你呢?”

                                                                               【完】

###

茉莉花的花语是:你是我的(。・`ω´・)

不记得哪部官漫(《致命玩笑》?《狂笑之人》?)里提到过小丑先生的身世,于是就乱七八糟改了一下,还请诸位多多包涵~

……写完再看了一遍觉得这完全是两个原创角色啊QAQ【捂着心口痛哭流涕地倒了下去

——对对对,鉴于小丑反社会是天生有病,哈琳小天使再怎么温暖他也是无法把他拉回正轨哒┑( ̄Д  ̄)┍

评论(4)

热度(270)

©神棍局特♂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