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丑哈]You Belong With Me

·良心有愧的复健小短篇,一发完结,来自 @かや 姑娘的点梗XD——最后还是选择了您点的第一个梗,祝食用愉快~

·Warning:第一人称,玻璃渣糖,背景成谜,OOC严重!

·那么,祝久违的小天使们食用愉快(*/ω╲*)

###

离家出走的第二天我就回去了。我推开安全屋的大门——准确一点讲,是踹,因为我想告诉Mr.J我还没有消气,愿意回家不过是想念我走之后一日三餐不一定保得住的巴德和露。发现Mr.J对小孩子——哪怕是他自己的孩子都毫无兴趣之后,他们就成了我唯一的慰藉。

我踹开门,被门框落下的灰尘呛得好不狼狈。咳嗽着掩住口鼻往里走,我登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我才走了一天,屋子里就跟半年没人打扫过似的,遍地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垃圾杂物散发着酸腐的臭味,濒临脱落的墙纸泼洒了大片红褐近黑的血迹,颇有几分后现代艺术的美感。墙角的留声机断断续续放着曲调诡异的音乐,我表示再忍一万年都无法接受我家布丁的品位,快步上前切成德彪西的《月光》。

——什么你说这BGM不太符合我的画风?哈哈哈亲爱的你不会真以为我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婆子吧?

我走进一片漆黑的卧室,打开灯。惨黄光辉映亮我与Mr.J的“爱的小窝”,结果小窝的男主人却不在——卧槽他居然也学会离家出走了?上回吵架到底谁对谁错求你搞搞清楚啊先生!我网开一面不打算继续跟他怄气,他倒好,带着小弟就搬出去了,简直“啪啪啪”打我脸。他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理由一走了之?人设崩坏导致的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吗!?

我愤怒地扯掉覆着灰尘的被子,穿鞋踩上大床蹦蹦哒哒。哼,Mr.J不在更好,今晚这个房间这张床都是我的,我想横着睡横着睡,想斜着睡斜着睡,甚至还能拿Mr.J的枕头垫脚,谁都管不了我!

——只要他不回来。

马不停蹄的一路上什么都没有吃。滚了两圈忽然听到肠胃嗡鸣。我拉开床头柜抽屉找Mr.J藏的小饼干,不出意料只剩下他厌恶的樱桃口味,还已经过期。

其实Mr.J偷偷抱着这些动物形状的曲奇塞进去的时候,我真的好想跟他说别躲了我早就看见了,我不会嘲笑你因为我也喜欢,却只能选择性的小聋瞎。Mr.J,你肯相信蝙蝠侠,为什么不愿信任我呢?

我抓起一把饼干塞进嘴里,一点味道没有,真难吃。

填饱了肚子自然而然想做些别的事情,但Mr.J不在我只能寂寞地打游戏。他的游戏库里全是蝙蝠侠相关,有他出场且戏份多的他都反复通关打出白金,然后得意洋洋地炫耀给我看,真搞不懂这有什么好骄傲的。每次看他兴高采烈按手柄我就妄想搜罗我家布丁这些粉丝团团长日常投稿上头条,昭告全哥谭市民小丑这么萌,你们舍得害怕他吗?

——当然不可能,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我选了他没来得及白金的《蝙蝠侠:阿卡汉姆骑士》。跳过开场动画进入战斗以后,我扔了手柄任蝙蝠侠被吊打,虽然只是游戏当中的场景,酸爽感依旧不容小觑。

当初我十分好奇和蝙蝠侠相爱相杀的“阿卡汉姆骑士”是谁,刚坐过来就被Mr.J恶意满满地剧透了个底朝天。他提及阿卡汉姆骑士就是第二任罗宾,神情纹丝不变,让我打心底烦躁起来——让杰森·陶德变成如今这副德性的罪魁祸首,不正是你吗我的布丁?

我见过还是罗宾的杰森·陶德,叽叽喳喳生机勃勃的小少年,跟现在的兜帽小鸟差不多年纪,性子却可爱得多。现在这只兜帽小鸟岁数不大就懂得装深沉,说话的语气姿态活脱脱一个幼生体蝙蝠侠,要不是太离奇我真有点怀疑他俩是亲生父子,克隆体的那种。

荧幕上的蝙蝠侠被轰了两炮就挂了,如此简单粗暴令我感觉游戏制作人根本不懂蝙蝠侠作战的精髓就是闪避满点永远干不死,超级无聊。我关掉PS4,仰面倒进没有被子的大床。

晚安,Mr.J。

.

第二天早上我被愈发浓重的味道熏醒,麻痹嗅觉细胞的办法头一回不灵,只得认命地起床收拾屋子。

仅厨房就捯饬出死老鼠五只,发霉的披萨盒一打,干硬的长裤袜子若干,和大量我不是很想详细描述的玩意儿。不敢想象我出现之前Mr.J过得究竟有多惨,以及他突发奇想带着手下自立门户当真没问题?

我记得谁对我说过,小丑曾经有一个妻子,她是他唯一爱过的人。

看着那人幸灾乐祸的眼神我耸耸肩表示关我屁事,随后一枪崩了这个不怀好意的婊子的脑袋。以前Mr.J和谁在一起与我有关系吗?何况珍娜已经去世,我再可怜也犯不着嫉妒一个死人。

毕竟我终于想通,奢求布丁会爱上我极其不明智,不如退而求其次,一直、一直待在他身边。

原以为家务不多,一忙竟然忙到晚上,我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环视同样空空如也的房间,心想无论如何都得出门一趟。不知是我挑的时间尴尬,还是某人暗恋我,拎着大包小包的我刚走出杂货店,就看到对面暗巷里的蝙蝠侠。

我条件反射地紧张出一身冷汗——妈的蝙蝠侠,最近我可没犯事儿啊,没看来买东西的我都没化妆吗?你知不知道一个不化妆的女反派说明了什么?这意味着老娘正在享受“普通人”的生活!注意这个重读,“普通人”!!!

他似乎的确不想抓我。我松了口气,麻溜地带着东西走人,却在下一个拐角被他拦住。比我高出许多的蝙蝠侠沉着冷静的盯着我,仿佛想用使众罪犯跪下喊爸爸的帅比目光直接瞪得我痛哭流涕跪求回阿卡汉姆颐养天年。

半晌,他开口叫我的名字,“哈莉·奎茵。”

“什么?”

我退开两步,眼珠一转锁定最佳逃跑线路,决计他要是心怀不轨,我就先砸他一脸卫生棉,然后转身就逃。

“你应该回去。”

蝙蝠侠说。

我光在规划路程,没怎么反应,顺便关注他家少年老成的小鸟今晚去哪儿了。我自诩尚未进化成怪阿姨,但可爱的男孩子总让人拼死也想调戏,难道你们敢否认吗?

“……回去?我什么都没干为什么要回去?”

我注视着蝙蝠侠面具下的眼睛,心知不能跟他磨蹭,如果被Mr.J知道我们心平气和地说了好几句话,他肯定会生气,暴跳如雷得恨不能再把我绑上火箭一炮送走。

蝙蝠侠若有所思地抿紧嘴唇,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无奈地举起手中沉甸甸的袋子,示意他没要紧事就放我走吧。经年累月的宿怨还摆在那儿,我好怕自己说着说着就绷不住掏枪抡大锤跟他硬刚,那就真可以死回阿卡汉姆的豪华会员套房了。

他无声地让开道,转瞬消失在哥谭无边无际的夜色之中。我挠挠脸,冷不丁想起他晦暗的蓝眼睛,里头藏了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再厉害的心理医生都无法拆穿。

……难道蝙蝠侠真的暗恋我!?

不不不我开玩笑的,晚安,Mr.J。

.

第六天,我好梦做到一半,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听那不速之客的惊人力道,我以为是仇家上门寻仇,因此开门看到是小红顿时惊讶得睡意全无。然而看样子她不想拆门,想拆我。

“嘿,欢迎欢迎,咖啡或者果汁?”

我侧身请她进屋,她却没有动。小红双手抱胸,高贵冷艳地抬起下巴看我,不悦地问:“你在这里干嘛?不是说好和我一起住吗?”

完蛋,我又重色轻友了,没通知小红擅自跑回来,她现在绝对恼怒得能炸两回市政厅。我心虚地撇过头,小声解释:“呃,我很想念巴德和露,但Mr.J离家出走把他们也带上了,我想等他们回来……”

是的这是借口,我真正在等的是那个差点把自己脸划成两半的疯子——见鬼,小红说的没错,我毫无女性应有的自立自强自尊——我的心脏砰砰乱跳,快得令我阵阵眩晕。我好怕小红逼我在她和Mr.J之间做决定,你们都知道我选不出来。

小红一挑眉,眼中酝酿着冰冷的火焰。

“你闹够没有?”她问,问得没头没脑,语调严肃如我的父亲,还有气过头的布丁。我回以茫然的注视,自我感觉蠢毙了,因为小红无比痛心地叹了口气。

“你是个心理医生,你比我明白,你这是在逃避难道你不懂吗!?——假装小丑还活着,假装你们只是在冷战,但全哥谭都知道那个疯子已经死了,他死了!”

我被她吼得懵掉,愣愣地望着她。小红好过分,再吃醋也不该诅咒Mr.J死掉,Mr.J不可能死的,不可能。他跟蝙蝠侠斗了这么多年,以后还会继续让对方糟心下去,我亲眼见证他无数次的死里逃生,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

她笑得恶毒,那种看透一切的妖女般的笑容,真让我讨厌。她狠狠甩我一脸报纸,一字一顿地重复:“小丑,已经,死了。”

——我突然恨透了眼前的女人。

我简直快发疯:“闭上嘴滚出我家,我不信你的鬼话。这种新闻有意义吗?以前不是没有过!!!”

我捡起报纸怒不可遏地把它们撕成碎片,撕开“JOKER DIED”的大标题,与搭配的黑白照片揉成一团。我边泄愤边流泪,好像被蹂躏折磨的是我自己的心。真该死,我怎么可以这么软弱,我只剩一个人了。

“面对现实吧。”

小红平静的声再度响起,我愈发觉得她漂亮的脸蛋面目可憎。我怎么有她这种朋友!?我跳起来冲上去掐住她脖子,枪口抵上小腹。她没有反抗,温温而包容地看着我,好像我只是打翻了一瓶药剂。

——我搭在扳机上的手指始终没有扣下。

播完终曲,老旧留声机自动切换新的唱片。低哑男声缠绵悱恻地哼唱:“尽管这一切都是幻觉,宝贝,我依然在你身边。”

                                                                   【完】

###

说OOC是因为个人觉得小丑挂了哈莉也不会伤心到逃避现实……嗯比如《不义联盟》→_→

评论(12)

热度(151)

  1. 子矜如雪神棍局特♂攻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棒了 哈利
©神棍局特♂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