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hadow

·毒藤第一人称视角。毒哈+丑哈,OOC!

·与隔壁的“深夜意识模糊片段”同一背景。我赶脚我可以就哈莉死亡写个系列(。

·玻璃渣掺糖,吃了都说棒( • ̀ω•́ )✧

·祝各位食用愉快~

###

起初我以为那是我忙昏头花了眼睛。

你们都懂的,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我那些绿油油的小宝贝们,猛一调转视线就感觉自己好像穿进了低成本的B级片。

——我在餐桌旁看到一个虚幻的、不应属于此世的影子。

它抱膝坐在我固定席对面的椅子上,直勾勾地望着桌上一袋即将过期的“墨西哥少女”原味玉米片出神。看那玩意儿灼热的视线,我猜它要是能兼容人类的食物,估计得把包装袋囫囵吞了。

无聊之余,我忽然萌生调戏对方的兴趣——摘下眼镜按摩着胀痛的鼻梁,我垂着眼帘慢悠悠地问:“你喜欢玉米片吗?”

灰白的幽灵扭头看我。模糊不清的面庞唯独一双潮润蓝眸明晰仿如实质。它像只试探人类能否信任的小动物,犹豫地点了点头。

我微笑。

“我的一个朋友……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她也非常喜欢这个牌子的原味玉米片。除了她,没人对这些垃圾食品感兴趣。如果她还在,我打包票你们会相处得非常愉快。”

我没能说出口,它的眼睛几乎和哈莉一模一样,只是少了为那该死的小丑伪装出的极度癫狂。哈莉·奎茵从来没有疯,她不过被虚假的爱情蒙蔽了理智层面。

幻影意兴阑珊地转过头,继续冲那笑容可掬的墨西哥乡下小妞发呆。它不肯搭话,我也懒得倒贴。但它荡漾在眼眶中的蔚蓝又让我想起哈莉了——今天第二十七次,我想起这个傻姑娘,想起寂寥无人的雨夜,想起空白墓志铭、黑丝带的白玫瑰,想起苏格兰风笛吹奏的《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第二乐章。

——我想她,我好想她。

几天后我发现那幻影出现在哈莉的房间。我没工夫收拾她的屋子,因此里头的摆设仍是她离开时的乱七八糟。

说实话这我很不能理解啊——哈莉在小丑身边的时候简直天上地下少有的人妻!不光家务井井有条,还把那疯子连同一个不修边幅的喽啰打理得人模狗样。然而一到我家暂住,卧槽,原形毕露得让我想把她从韦恩大厦的顶楼丢下去。所以赛琳娜从没松口同意过哈莉去她家。她可是个格外爱干净的猫咪。

怀着“起码得把衣服洗了不然说不准啥时候发霉”的悲壮念头,我走进久违的哈莉的房间。一开灯,便看见那道纤细白影静静地矗立在哈莉的梳妆镜前。

它比上回现身时清楚得多,能够看出是个窈窕的女人。可惜脸上依然是一片空白缀两个蓝汪汪的窟窿眼。我环胸靠在门口,饶有兴味地问道:“怎么,开始臭美啦?不告诉我你徘徊此地的原因,我不会把口红借给你哦?”

它恍若未闻地抬起手,细细摩挲哈莉当初黏在镜框旁的照片。画面中她和小丑笑得都超级傻,鼓起腮帮子做鬼脸,紧贴的面颊上的彩绘恰好拼成一个完整的爱心。

拍这张合影的时段应该处于他们的蜜月期。此时小丑尚未厌倦与哈莉腻歪,哈莉亦没有认清小丑的本质,兴许换作蝙蝠侠旁观他们虐狗的全过程,也会忍不住高喊一声“这绝逼是真爱”。

后来糖果屋的梦破碎了,哈莉反复叙述小丑对她的好,试图说服我、说服自己相信她是幸福的。

但是,她真的幸福吗?

我走过去,与那幻影并肩站在镜子前,镜中却只倒映出我一个人的影像,观感异常奇妙。

它的身量与我差不多高,像哈莉,头顶堪堪对齐我的发际。这玩意儿具备哈莉的一切特质,仿佛试图提醒我那个可爱的蜜桃女孩儿已经……不在了,去世了,死了,随便你们用什么措辞,我只知道我的小哈不会再咋咋呼呼地跃入前门,一边扑倒我一边大喊“嘤嘤嘤小红我想你”。

——我也想你。

——没有他、也没有我的世界,你开心吗?

我缓缓合上双眼。

“这姑娘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身边的男人……算她的男朋友吧,脸长得还行,脑子也不赖,奈何是个人渣。虽然哈莉的事确实不是他的错,但我没办法原谅他,绝不。

“……话说回来,你想见见她么?”

我语无伦次地对那寂静犹若一团呼吸的灰白幻影说,并不指望它作出回应。它却抬起蓝宝石般璀璨的眼眸看向我,温柔得险些令和蝙蝠侠斗智斗勇多年的我把持不住。我勉强勾勾嘴角,说:“算你答应了。”

幻影伸出细长的手指,在下颌大约是嘴的位置划出一道裂口,学我皮笑肉不笑。爱搞怪的一点同样像极了哈莉,让我又爱又恨。

我带它驱车前往哥谭郊外的墓园。今天天气糟糕,淅淅沥沥地下着粘稠的雨水,苍穹黑如死者的瞳孔。曾经我是喜欢雨的——它滋养万物,催生植物繁荣昌盛——但当我淋着雨目送小丑的手下将哈莉的棺椁葬入一座二手坟墓,我突然,那么那么的恨。

她热情开朗,标准的美国甜心,生命中应当阳光普照。可她全部重大的人生事务尽皆发生在晦暗的、污浊的、烂到根的哥谭——假如最开始朝她抛去橄榄枝的是大都会抑或中城的精神病院,而今的情况会不会大不相同?

如果她幸福的代价是无法认识我,我不介意。

真的。

撞开上锁的墓园大门,我开足马力冲进墓地最深处。隔着一排无名的残缺墓碑,我在哈莉的坟茔前看到某个令我大吃一惊的家伙——小丑撑着哈莉给他买的万圣节主题大黑伞沉默地站着,伞柄的南瓜吊坠被风吹得晃荡不止。

我搜肠刮肚,打算恶毒地挖苦这个装模作样的疯子,一抬头愈发惊得差点下巴脱臼——那轻飘飘的幽灵不知何时下了车,逆着风雨摇摇摆摆地靠近毫无防备的小丑。它张开双臂,十分小心地从背后抱住小丑的腰,依恋地偎在他肩头。

小丑一个激灵回过神,转身跟它面面相觑,茫然的目光却像直接望进了空无一物的虚空。

半晌,他问:“……哈莉?”

我眼睁睁看着灰白幻影的面容渐渐清晰,泪水不由自主地涌出眼眶。与生前别无二致、单单褪了色的哈莉兴奋地笑着点点头,然后“呼”地一下消失了。

                                                                          【完】

###

《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第二乐章是贝多芬版本的“葬礼进行曲”。

以及,是的,哈莉徘徊世间不肯离开的理由就是小丑。

虽然文末小丑喊出哈莉的名字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但哈莉觉得这说明她在他的心里会永远有个位置,心愿已了,这就够了。

……其实可以写得更详细,但是就要开学了,我心累_(:3」∠)_

评论(21)

热度(165)

©神棍局特♂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