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小丑中心]身后马戏团

·小丑中心。死后事,意识流。OOC严重!

·与隔壁“深夜意识模糊片段”《Shadow》同一背景,此系列至本文彻底结束。

·祝各位食用愉快~

·……自我感觉写得差极了QAQ

###

——马戏表演开始啦!!!

手鼓与风琴,喇叭与长笛,踩皮球的笨狗熊头顶狮子狗,魔术师先生礼帽里的白兔钻也钻不够,“空中飞人”小姐携男伴上演好一出催人泪下的大戏,还有……

“还有小丑。”

硬塞给他宣传单的孩子兴致勃勃。他有一对绿莹莹的眼珠,瘦长清癯的面庞和骨架嶙峋的身子板。酒臭浸渍的肥大T恤与松垮牛仔裤破破烂烂,锋利肋弓和髌骨穿洞而出。

他知道这孩子饿着肚子东奔西跑是被迫接管父亲的责任贴补家用——他知道,他一清二楚——就像他知道孩子青肿的脸颊与破皮的嘴角是他那位酒鬼父亲的“杰作”。

他看也不看地对折铜版纸塞进西装内袋,拖着长腔阴阳怪气地问:“啊哈,小丑——你喜欢小丑吗?”

“喜欢!超级喜欢!他们太酷了!我长大以后,也要当一个受欢迎的小丑!”

孩子激动得双眼放光。他忽然噤声,仰头打量面前男人白惨惨的面庞和绿如假毛的头发,尴尬地喏喏道:“对、对不起,我才发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有什么好抱歉的?我很高兴被你喜欢!”

他夸张地大笑着猛拍孩子的背。矮小油腻皮包骨的小男孩硌得他手疼。久违的疼痛却令他受虐狂般愈发用力地扣紧孩子的肩头。无由地想要哭泣,想要怪叫,他想卡住这愚蠢男孩的喉咙警告他离这行当远点儿,越远越好。

无知孩童抬起乱蓬蓬的小脑袋,有意冲他亲昵而快活地献宝:“那您来看演出吗,先生?看在您是小丑的份上,门票我可以给您打七折。”

“看,为什么不看?”

他语调轻柔,仿佛舌尖开着朵荨麻丛生的玫瑰,呵一口气都能看到血、看到毒、看到硝烟与酸液。

他愉悦地笑将起来:“给我个惊喜吧,我的马戏团。”

“第一个节目,来自一条寄生虫。”

孩子站在黑暗中报幕,尔后雪亮的镭射灯照映舞台中央,正圆形边缀彩灯串的舞台同这座可容纳五百人就座的大帐篷一般空旷。

臃肿痴肥的男人走出后台,背着酒桶、拎着酒瓶,每跨一步,脚下不堪重负的地板跟身上松弛的赘肉以相同的频率震动。男人粗鲁地撞开相比之下更显瘦弱可怜的男孩,摔碎酒瓶,捡起玻璃片。

“我没有其他特长,”男人透过浮肿眼皮艰难地扫视四方,“喝酒倒算强项。家里的小东西愁眉苦脸,我就把笑容固定在他脸上,可惜只是设想。”

男人打个酒嗝,另一手艰难地摸索被挤成实质的睡裤口袋。

“我曾是一名建筑师,拿的工资够买好几套新房。但当妻子病死工作被辞,一切全都变了样。我只好拿酒精麻痹自我,否则迟早发狂!

“话说回来,这位观众老爷你是否见过我的儿子杰克?黑头发,绿眼珠,脸有点长。他是个好孩子,我却不是个好父亲。自从他离家出走,我没有一天不把他想!”

含混不清地咕哝着“对不起”,男人举起手中碎片,自胸骨角平面往下狠狠剖开自己的腹腔。“哗啦啦”淌出的不是鲜血淋漓的内脏,而是无数烈酒瓶盖、红酒木塞——

它们掉在地上,敲打出“嗒嗒咚咚”的沉闷音符。

被推下舞台的孩子跑过来拽拽观众席正中的他的衣袖,眼巴巴问:“这首自弹自唱,您满意吗?”

“——不满意。”

他面无表情。

“第二个节目,来自一位无辜的女人。”

唇须尚未褪尽的青年站在黑暗中报幕。廉价西装,短发蓬乱,他竭力扮出的搞笑怪相,只让人觉得局促不安的他十分无趣。

金发少妇踩着《天鹅湖》场景音乐2的节拍踮脚上台。她披着接缝处抽线的棉麻晨衣,腰带松松地系着,好让挺着隆起小腹的她能够自由自在地呼吸。她不算漂亮,眉目间洋溢的纯善母性却令她光彩照人。

“晚上好,亲爱的。”她深情款款地对青年说,“怎么样?他们喜欢你的表演吗?”

“喔,他们,呃……他们说会通知我。我……我不知道,我很紧张,有个笑点被我搞砸了。”

(现在每个人都喜欢我的“表演”。他们“必须”喜欢。)

“——噢。”

(我就知道你能行!像你这样的好丈夫还能上哪儿找?积极,上进,对我没得挑,床上功夫高超,还懂得逗我笑——不过亲爱的,有了钱,你还会待在我身边吗?你会不会抛弃我,去找更年轻漂亮有文化的姑娘?)

“你‘噢’了,‘噢’是什么意思!?所以你是不是想说,我一点都不烦恼,我们没钱搬去像样的社区更没钱供未来的小孩上学!?”

(会。不会。你能相信吗,洁妮?它们其实发生在我们没钱的时候——你死了,我不得不抛弃你;我疯了,于是我遇到了一个更加年轻漂亮有文化的姑娘。)

悲愤的青年痛哭失声。他终于弯下腰,将脸埋进女性温暖馨香的颈窝。他们的相对位置像另一幅圣母玛利亚与受难基督。

“我会带你走的。”

(我要去找她了。)

“让我们鼓掌欢迎第三位演出者,我们马戏团的镇团之宝——黑漆漆的人形大蝙蝠!死活不承认我们彼此相似的怪物!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听见最熟悉的自己的声音,歇斯底里的狂笑点亮所有灯光,惊动倒挂顶梁的庞然漆黑形状。他翻着白眼啧啧感叹:“嗳哟小蝙蝠,真高兴咱俩又见面啦。不小心把我从直升机上推落后,你睡得香吗?”

然而安安静静的蝙蝠侠不说话。他永远高高在上身覆霞光,翅翼下阴影延长,才让仰望他的人心有余悸称一声“黑暗骑士”。他们是同类没错,他们是截然相反的同类。

他不禁有些恼怒——这样一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小蝙蝠真讨厌,还不如他家那几只叽叽喳喳的小鸟。他掏掏衣袋,搜出一柄沾着陈旧血迹的小刀。

就在他咬着舌尖、准备瞄准蝙蝠侠脑袋甩过去的当口,最后一位表演者不合时宜地登场了——身穿纯黑保守套裙的金发姑娘,红框眼镜知性,却上着舞台剧丑角的浓妆。她扛着棒球棍,嚼着泡泡糖。

“天哪Mr.J,住手!蝙蝠是夜行性动物白天在睡觉啊!——幸亏我及时赶到,否则搞死了蝙蝠仔,我们以后就等着喝风吧!”

他愣怔:“……哈莉?”

“对,是我,你怎么了?”

女人笑嘻嘻地蹿过来探他额头温度,跳脱得像只舔了一口柠檬汁的猫。她吐吐舌头,转身催道:“别走神了,快帮我把拉链拉开,就该我们表演了,我得赶紧去换婚纱——哦,我真是受够了裹得如此结实的衣服!”

“……表演?”

事态发展明显超出了他的掌控。他难以置信地捧住女人的脸使劲摩挲。他掐她扇她啐她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她,最后死死地、死死地抱住了她。

“嗨哈莉,我很久以前就有一句话想告诉你。”

难以启齿般,他压低了音量。

                                                                    【完】

###

跑去重温了《致命玩笑》,发现小丑先生的前妻叫“洁妮”……_(:3」∠)_

评论(9)

热度(82)

©神棍局特♂攻 / Powered by LOFTER